image  

 

[南烈洙]甜

 

 

 

 

 

 

「優賢哥起來吃點東西吧⋯」

「明洙謝謝你啊」

「不會啦!!我來幫你吧」看著南優賢因為手受傷而不方便行動,便幫了他

一口一口的喂顯得他是個孩子般

 

 

 

 

 

優賢哥好像小狗噢⋯

大大圓圓的眼睛,摸起來光滑的皮膚,還有討人喜愛的臉

一開一闔的嘴脣好像很好吃?!

將身子湊近些看

被他突如其來嚇到的南優賢往後挪了一小步

他往後,他前進

南優賢被逼到牆角,膽怯地看著他

「你⋯你要幹嘛?」

「哥⋯我⋯我想親你」

「不行」

 

 

金明洙哪裡他的拒絕,霸道的壓上去

「金明洙!!!!!」一點魄力都沒有,身為哥哥的他對他不懼也威脅感

他的唇像是磁鐵般將它吸了過去

輕輕的覆上淺嚐著,擋不住身體渴望他

舌頭靈巧的鑽進他嘴裡,大肆的侵略他的每一處

 

 

 

 

「哥的嘴好甜,那其他地方是不是也一樣?」舔了一下乾澀的脣瓣

隔著單薄的襯衫,摩擦著他胸前的兩點

「明洙⋯」南優賢輕聲叫了他

受到刺激的紅梅腫了起來,痛又癢得好奇怪

 

 

 

金明洙將他的衣服解了開來

嘴含住了那令人流口水的紅梅

溫熱的口腔將它包裹住,又是一陣刺激

一道熱流往下腹竄,下身好像硬了

 

 

 

 

一把將南優賢的褲子脫了

手伸進裡頭握住那抬頭的分身

「恩⋯」一臉享受?!

 

 

「哥⋯舒服嗎?」

「這⋯不要問啦」拿起一旁的枕頭遮住自己的臉

「那可以要哥嗎?」弟弟式的撒嬌

「恩⋯」

 

 

將他最後的遮蔽物扯了

把他的腳分到最開,私處一攬無遺

手指試探地在洞口打轉

「痛⋯」

「忍一下好嗎⋯」

 

 

 

 

「明洙你在幹嘛?」

李成烈打開門見到這情形有點傻了

「恩?要來嗎?」

這哪招?邀人嗎?

「可以嗎?其實我對優賢哥有興趣很久了」

告白嗎?

「來啊~不過我要先」

「我無仿」

靠⋯你們兩個怎都不用問過當事人的?

 

 

 

 

 

 

我操⋯這畫面那根本⋯根本讓人臉紅心跳

「阿~」南優賢的呻吟仿佛催情藥般,瞬間令人沸騰

 

 

 

以現在這姿勢,是旁人見著退門而出,鼻血直流

止住鼻血,再度進來,加入戰場~

完了⋯我的節操,我的純潔,不見了

 

 

 

「摳摳摳~」打得正激烈,哪個不識相的跑來鬧事?

 

 

 

 

 

「優賢哥,明洙哥在你這嗎?」原來是李成鍾

「恩⋯不⋯不再」來猜猜南優賢怎麼了⋯答案下期揭曉(不是XD

「哥⋯你還好嗎?」李成鍾轉動門把

「不要進來!!!啊~」

「歌⋯你真的沒事嗎?」

「沒事。」

哪有可能真的沒事⋯

金明洙&李成烈一個在上面,一個在下面。

一個在上面玩他,一個在下面玩他⋯兩個像是說好般,一波激情未退一波又起

南優賢要不是因為手受傷,圭哥又出遠門,自己哪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平時就是對這兩個人太好,自己才會⋯才會⋯被人壓!!!

大爺我從來都是壓別人的那個,沒被人壓啊!!!(我看只有金聖圭才會被你壓吧⋯沒力氣的老人圭) 圭:誰講我壞話(耳朵癢癢

 

 

 

 

 

 

 

「啊~痛啊」原來被人插是如此之疼

你沒看錯的⋯他被插了。他守護多年的菊花開花了!!!

 

 

 

「明洙⋯小力一點啊」

金明洙聽了他的話,小力一點,相對的速度也放慢了

進去的慢,出來也慢,是要怎樣啦!!!

 

 

 

 

 

不滿的李成烈,握住那一點也不小的小優賢,挑逗著頂端

以一個小孩的特性,找到一個奇妙的點,就會一直玩,不換ㄚㄚ

如此可以想像,南優賢被弄射了好幾次。

 

 

 

 

 

 

隨著瀕臨的到來,金明洙身下的速度逐漸加快,加重力道,每每都撞擊到最深處,低吼了一聲,射了。

金明洙拔出尚未射盡的昂揚,小菊花瞬間空了,一開一闔,無語的誘惑著2個大男人⋯李成烈將南優賢抱到自己身上,分開的的雙腳,握著自己的分身,對著那流出蜜液的洞穴進入,填滿了他原本的空虛感,被填滿的南優賢舒服的呻吟

 

 

 

 

輕輕地將南優賢的背抵在床上,這動作負擔小了點,也方便自己進出

一輕一重,深入淺出,有時又折磨人,在洞口摩擦著,挑戰極限

又這樣打了幾局,難優賢起初白濁的精液,也變得少了許多。可能因為今天的量差不多了吧⋯

 

 

 

 

 

如果你認為只有這樣的話,那就錯了⋯

他們兩個互相使了個眼神(嘿嘿嘿

一起進去那緊致的的洞洞

 

 

 

「我操!!!你們兩個適當裡面有多大啦」南優賢狠瞪這兩位⋯

「哥⋯你裡面很溫暖,令人流連啊」李成烈不知從哪學來這句

「對啊⋯再一次,最後一次了」金明洙不忘動著身下

一個進去,一個出來,非常的有默契

 

 

 

 

「靠!!!等金聖圭回來我要跟他告狀。啊~」

「去講啊,不要到時換你被吃」南優賢一度忘記自己的手還受著傷

「媽的!!!我要告你們兩個強姦」

「去啊。我相信圭哥會更想告你的」

「你們兩個⋯啊~」

李成烈吻住南優賢的嘴,直到他體內氧氣快盡

 

 

 

 

 

「哥,你這張嘴還是別拿來罵人吧,鬥不過我們兩個的」

南優賢氣得牙癢癢,就分別在他們身上個咬了一口

「哥⋯你體力很夠齁?!就在來一次吧」

「我操!!!!」

 

 

唉⋯我救不了你(賢:馬不都你害的

 

 

 

 

被兩個死沒良心的弟弟操完之後,南優賢攤在床上,連一根手指都舉不起來。

也好在他們沒良心歸沒良心,帶也還記得幫自己清理,啊,可是呢⋯房間裡的腥味散不去

 

 

 

 

隔天金聖圭回來,正好被那兩個沒良心的遇到,在他耳邊淡淡的說了「聖圭哥⋯優賢哥真好吃啊!!!好甜」

就這麼的點起了戰火,一發不可收拾

金明洙跟李成烈貼在他們的房門上聽房間裡傳出的聲音

李成鍾看這情景默默搖頭走回房間

而張東雨原本也想去聽卻被李浩沅帶回房間,在他不斷的追問下,他親自讓他知道裡面在幹什麼事⋯

 

 

 

 

至於那兩個始作俑者,聽著聽著回到床上大戰!!!

真佩服那倆個精力旺盛,體力更旺盛⋯

 

 

 

 

完。

 

 

 

我承認我也不知道我在幹嘛⋯

 

然後圖跟文一點也不服

 

 

 

 

全站熱搜

拉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