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吐司在此真的不進來嗎??

 

 

 

 

 

【烈洙】Miss (成烈生賀)

 

 

 

 

 

一下飛機李成烈拔腿就跑,將一切的行李什麼之類的全丟給他的助理去處理。在機場大門前欄了臺出租車走人。

動作迅速的連他的助理都拿他無可奈何,只能乖乖的幫他將東西送回家。

 

 

 

回到那不是家的家,從眾多的鑰匙之中隨便拿了一把就走人。反正那些不過只是他拿來代步用的。

 

 

 

匆忙的上車,直奔那才是家的家。時速以240在路上飆,還好那台是高性能超跑,一般的車可能承受不了。

 

 

 

越開越往山裡,突然在某個地方轉了一個灣。一棟一棟的房子,整齊的排列在一旁,門口的警衛看了一下車裡的人,是住在這的就放他進去。

 

 

 

 

一個甩尾~車子準確無誤的停在房子前的停車格裡。

 

 

 

 

指紋式的門鎖,讓李成烈是處於無聲得狀態儘速房子裡。

 

 

 

 

進屋變看到金明洙坐在沙發上百般無聊的切著電視頻道。從頭切到尾,再從尾切回去頭,沒東西好看。

 

 

 

 

李成烈從身後抱住他,一個翻身將他壓在沙發上。

 

 

 

 

「滾開」

「明洙你怎麼能叫我滾」

「為什麼不行?」

「脾氣真的很不好誒你…」

「這你早就該在追我的時候瞭解這點」將他推了開來

 

 

 

 

李成烈一臉非常受傷的走回房間,倒頭就睡。

飛了18個小時,連休息都還沒休息,直奔這裡,換來的卻是金明洙的冷語,他感覺傷心寂寞覺得冷。連綿被都沒蓋,還好是夏天不然這樣睡直接去找醫生拿藥吧。

 

 

 

 

繼續切著無聊電視的金明洙看到了一則廣告有關於生日的拿起手機看了日期,「成烈的生日快到啦…」

 

 

抓起被李成烈丟在桌上的車鑰匙出門去了~~~

 

 

 

 

走進一間名為「黑耀」的店

 

 

「聖圭哥!!!」朝著裡頭大喊

只見南優賢緩緩的走了出來,一臉不悅。

 

 

 

 

「優賢哥,我哥勒?」

「你想呢?!」

「該不會是你對他這個這個在那個又這個了吧?」

「這個這個在那個又這個是什麼?你該不會吃到張東雨的口水了吧?這該叫李浩沅多多管一下他家那個了」

 

 

 

 

「我沒吃到東雨哥的口水好嗎==這個這個在那個又這個就是親了脫了插了,一夜大戰7次,這樣懂嗎?」

 

 

 

南優賢汗顏道「你能委婉些嗎?」

 

 

 

「有點困難」

「聖圭的確是如你所說的那樣沒錯。不對啊!!你今天來幹嘛的?」這才發現自己被他牽著鼻子走,越走越歪。

 

 

「對齁…哥我要訂做項鏈」

「這…你可找錯人了,請找神隱許久的亞東夫夫謝謝。」

 

 

 

 

「明洙找我們幹啥呢…」突然兩人從櫃台裡冒了出來。金明洙跟南優賢兩人都被嚇的往後退了幾大步。

 

 

 

 

「我們兩有這麼可怕嗎?」

「有」兩人異口同聲

 

 

「那麼明洙你要做那種樣式的?」張東雨攤開項鏈樣式的基本款

 

 

 

他指著由鎖頭和鑰匙的那一對

 

 

 

 

「哥幫我改一下吧」

「改怎樣呢?」

「鎖的上面要有這KMS鑰匙上頭要有LSY。我一定要有這兩個元素,剩下的我相信哥你們的」

 

 

 

 

「什麼叫你們?」南優賢在一旁冒出這句

 

 

 

「你們不一起,我怕這會毀在東雨哥手上」

 

 

 

「不然明洙你親自來做吧,哥給你指導」

 

 

 

「那約打烊後?」

「好啊,就這麼說定了」

 

帶著喜悅的心回家

 

 

李成烈還在睡覺中,

金明洙輕輕爬上床去,撐著頭觀察李成烈的睡顏中。

 

 

連睡覺眉頭都還皺著…金明洙伸手將那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

 

 

 

誰料到李成烈一個側翻,將金明洙困住。

 

 

就這麼的金明洙也睡著了。

 

 

 

起來後已經是傍晚了。

 

 

「成烈下來吃飯。」金明洙對著樓上大喊

 

李成烈揉揉眼睛,走向浴室洗個臉,從鏡子反射中他看見了鎖骨上的草莓,他笑了。

 

 

 

 

「笑什麼呢?」

「你猜猜我在笑什麼?」

「我又不是你」

 

 

「你過來,我跟你講我在笑什麼」後面的野狼尾巴外露。

 

 

 

在這種時候特別犯傻的金明洙,傻傻的走了過去

 

 

「李成烈你幹嘛扒我衣服?」

「回饋你啊」

 

 

「被你發現了?」

「這麼明顯…」

「你當我傻子還瞎子?」

「傻子」

「好啊!!你竟然這樣說你老公這樣對嗎?」

 

李成烈將人壓在餐桌上,低下身體就來了個火辣辣的熱吻。

金明洙環住他的脖子,給他回應。

 

 

雙腳被分開,脆弱點被握在李成烈手裡,熟悉到不行的身體,馬上挑起了金明洙的性慾。

 

 

從桌上,打到沙發,一路輾轉回到房裡軟綿綿的大床上,在到浴室裡,對那誘人的身體矜持不住,又在來了一發。

 

 

 

早上李成烈不太捨得離開金明洙的身邊,卻又礙於公司有一定要他出面的會議只能親親他離開。

 

 

 

睡醒的金明洙忍著腰酸,肛肛疼,拿起手機跟張東雨約時間。

 

 

 

回來的李成烈不見金明洙在家,心中一把無明火升起。

 

 

「明洙啊~你在哪呢?」

「我出來找東雨哥一下」

「那你幫我拿給他聽」

 

 

「東雨哥你們在幹麻呢?」

「在做…」還沒說完就被金明洙捂住嘴。聽到這李成烈聯想到其他地方去了…

 

「金明洙你給我現在馬上回家,我只給你15分鐘」

 

 

金明洙聽出來他火了,連忙跟張東雨道別,在馬路上狂飆。在快還是超過了時間。

 

 

所以就被懲罰了。至於被罰什麼呢?我知道你們都知道的。

 

 

 

在李成烈生日的前一天……終於完成

同時他的身體也快掛病號了。

 

 

李成烈的懲罰加上專注在於他的項鏈一個錯整個就錯。這幾天就是這麼循環。

 

 

帶著滿心歡喜回家。

 

開門就看見李成烈黑著一張臉,站在門口等他回來。

 

 

 

「成烈你回來啦」

「怎麼?不歡迎我?」

「怎怎怎…怎麼會呢」

 

 

 

「金明洙你給我過來」

「過去幹嘛呢?」

是個傻逼都知道這時過去準沒好事的啊。

 

金明洙往後退了幾步,李成烈一個箭步將金明洙得手拉住把人拖回家裡的大床上,被這個那個又這個。

 

遭遇如同前幾天一樣,只是呢…今天多了更多的愛在裡頭。

平時不出現的捆綁在此出現。

金明洙再次的戰敗在李成烈的淫威下。

 

 

被做到昏過去又醒來再次昏去時,李成烈還很性致勃勃的在他體內流連,在他身上種下無數的草莓~新舊混雜,顯得淫靡。

 

 

 

陽光直射在床上,因為太亮金明洙醒來了。看著自己身上只多不減的印記,笑著搖頭,這人的佔有慾跟醋罈子實在大。

 

 

翻下床撿起地上的褲子,拿出包裝好的禮物,又爬回床上將圖案是鑰匙的項鏈掛在李成烈的脖子上,自己則掛上另一條。

 

 

任務完成之後,鑽回去李成烈的懷抱中睡覺。

 

 

再次起來時睜開眼對到的是李成烈的雙眼,送了一個微笑。

 

 

 

「要吃什麼?」李成烈問

金明洙不語,直往他的懷裡鑽啊鑽。看他這動作實在可愛到爆炸,讓李成烈差點把鼻血給噴了出來。

 

 

 

「呀!!!金明洙不要弄」

「嘿嘿黑…你看你都硬了」

「跟你講別弄了」

金明洙哪理他,肯咬起另一邊的紅莓。

 

 

 

「金明洙你自找的」李成烈順著他的背往下滑,找到縫縫裡的那個洞,插了進去。

 

「恩……」金明洙叫了出來

 

 

「烈我想要」金明洙難得主動。

那小蠻腰扭啊扭的,扭的心癢癢的。

 

 

 

「那自己來」李成烈像個大爺一般躺著等人服侍。

 

 

金明洙握著小小烈,對著他緩緩坐了下去,適應好之後他動了起來。

 

 

李成烈當然也沒閒著,一手玩弄著小小洙,一手玩弄著金明洙的小紅莓。揉啊揉啊,上下都硬了。

 

 

 

「成…成烈慢一點太快了」

 

從面對面換到後背,又換了其他姿勢,兩人的喘息聲低沈,一個怒吼!?同時釋放。

 

 

 

金明洙累的趴下李成烈胸前把弄這他送他的項鏈。

 

 

「成烈…」

「恩?!」

「生日快樂,這鑰匙要收好啊,敢不見你就死定了。」

「知道了。我不會弄不見的會保管好,畢竟這是我老婆送的。」拿起那項鏈親吻,對著金明洙燦笑

 

 

「明洙,耳朵過來」李成烈不知講了什麼東西讓金明洙耳朵紅了起來。

 

 

聽到房裡傳來的聲音,了了

 

恩……今年的生日在床上過掉了。

 

 

 

 

image  

 

 完。

 

2015.8.27

24歲生日。

 

什麼感性的話我不會說,一切你我都懂的。

 

 

如同我的名字一樣,我們打勾蓋印章不分離。

 

希望大家看的開心,有任何批評指教都來吧。或是哪裡有需要改進的也可以說。

全站熱搜

拉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